再次狂奔的溜馬

DO4yx92WsAIyQjm.jpg

今日不少比賽都精采萬分,包括馬刺後上破雷霆,尾段你來我往下Melo的三分波踩界而失利;至於騎士也在第四節落後10分下,靠LBJ射入三分,追至加時贏無油的快艇。不過最精采的,還是溜馬贏活塞一戰,主隊一度落後22分仍能追上,最後勝107:100,贏出這場可說是東岸傳統大戰,而打得最好的除了是今季有望競爭最有進步球員的Victor Oladipo,還有翻生的Lance Stephenson。

看住溜馬在第三節餘下5分46秒,由Avery Bradley接應底線一射中鵠,終於將4分的領先優勢擴大到22分,之後Myles Turner籃底接波後也炒粉,似是驚了今仗送出3個火鍋的Andre Drummond;看完這幕,可能連主場球迷也開始盤算,不如早點離去,到停車場取車回家吧。錯了!就算印弟安納已開始轉冷,晚上介乎攝氏零度左右,可是對出名狂熱、出名真心支持球隊的溜馬fans來說,絕對不會如此。直到完場,都見到球迷瘋狂吶喊,無人離開,我相信每個「黃衫軍」完場後都是心頭火熱地步出Bankers Life Fieldhouse球場。因為由V.Oladipo之後的三分及封波開始,溜馬上演了一幕神奇的逆轉勝!

未命名.jpg

要不是今仗溜馬因為向《Hoosiers》(台灣譯作《火爆教頭草地兵》,是套經典籃球電影,大家有空一定要找來看)致敬而穿上經典的Hickory白色球衣,那球迷看到第四節最後全場狂叫De-fense,真的會以為場中還有Reggie Miller、Dale Davis、Rik Smits等,對住新或舊的Bad Boys。是的,講敵對仇恨程度,溜馬的死敵應該是紐約人,活塞的對手應該是公牛,除了2004年那一次「奧本山大亂鬥」,可是那仗應該是活塞球迷vs溜馬球員,又有點不同了。可是今仗真的精采萬分,在拋離22分前,活塞一直是領先>追上>領先>追上,全場像沒有想過會輸波,A.Drummond 11分,卻有15個籃板,而且令到溜馬幾乎不敢在籃下進攻;至於今季繼續有進步的Tobias Harris也有15分和5個籃板。活塞全隊有6位球員得分達雙位數,命中率也不算太差,落敗,除了有少許防守不夠集中,主要還是死於「狂人」手上。


DO4jm0vUEAAGxhy.png

數到溜馬狂人,首先想起應該是從OKC轉會後,打法如同Russell Westbrook的V.Oladipo;此說法並非貶義,而是他的體能一樣變態,看他第三節封阻Avery Bradely那球上籃,幾乎就頭撞籃框,而且打法全面,今場就發瘋似的拉下15個籃板,是球隊支持到第四節的功臣。雖然在OKC度過失望一季,可是被迫轉型成為定點射手也有好處,就是遠射真的大有進步,由前季平均起手3.9次,到上季的5.3次,也由一直不足4成,到今季平均起手4.9次而入4.1球,命中率達到44.3%。以今仗為例,21分中有5球三分波,是球隊追上的主因。可是V.Oladipo與韋少一樣,需要有波在手,要他勉強變為射手,既浪費又辛苦,不是每對後衛都可以是CP3 + James Harden,既有進攻能力,又懂在適當時間分波,加上雷霆教練Billy Donovan的戰術都是圍繞單核而做,結果浪費了不少好球員。

Nate McMillan也是控衛出身,我不敢說他的戰術修為極佳,但教溜馬卻有優勢,因為他2005年接手拓荒者時,球隊正值千瘡百孔,百廢待興,當時球隊亟力洗脫Jail Blazers的污名,可是Zach Randolph等仍然在陣,所以麥美侖教練寬嚴並重,試過練習時趕走球員,也試過幾乎大打出手;當年以有為少帥(40歲)身份,加上嚴厲風格,贏來「中士」的外號。縱使在超音速和拓荒者都未能贏得總冠軍,卻已成為出名的教頭之一。

所以當今早Lance Stephenson在第四節大發神威,單節攻入全場的13分,不可思議地以17%三分命中率連入兩球三分,我毫不詫異,因為只有如麥美侖這種教練,才懂得、也敢,並且用得掂Lance這種球員;27歲的Lance曾幾何時是當年溜馬用來對付LBJ的武器,可是離開溜馬後頓成人球,兩年多就轉了6支球隊,回到當初挑選自己的球隊,來到也是後衛出身的麥帥身旁,Lance應該意識到這是最後機會。正如當年拓荒者的Z-Bo,有誰會想到他之後會修心養性,在灰熊打出「黑白雙塔」的強勢時光?


DO4jrexVwAAyq8J.jpg

麥帥不止擅於改造球員,今場的調動也高明。老實說,溜馬滿是失意人,剛提及的L.Stephenson是一個,V.Oladipo是一個,和他同由OKC而來的小沙邦尼斯(Domantas Sabonis)也是一個。小沙邦尼斯今年只是21歲,但早已為fans熟悉,因為其父親正是大名鼎鼎的沙邦尼斯(Arvydas Sabonis),那個當年代表蘇聯力拒美國隊的傳奇中鋒,直到今日也有人認為他應該列入四大中鋒之一,如果早幾年加入NBA的話,那David Robinson一定不夠他鬥(88年漢城奧運就是一例)。可是Domantas完全是另一種打法,名義上是中鋒,但僅6呎10吋,身位也是普通,在這個風潮下,三分卻又不怎麼樣,非常難用,活在父親的威名下當然也是壓力。可是小沙邦尼斯有個好處,打球聰明,Pick & Roll做得很好,今仗麥帥見內線完全不夠鬥,就連M.Turner也灰頭土面,乾脆就打外線,讓V.Oladipo不斷與小沙邦尼斯打P & R,令A.Drummond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於是活塞的防守開始被打亂。小沙邦尼斯配合隊友,籃下補中,中距離射波,也搶了4個進攻籃板;最後一節攻入全場13分的L.Stephenson當然勁,但小沙邦尼斯靜靜地攻入8分,拉下6個籃板(全場12分10籃板),+/-值達到17,甚至比L.Stephenson還要高(+/- 15)。正因麥帥知道A.Drummond防守上的弱點,果斷地起用小沙邦尼斯,才有這場反勝的比賽。今季小沙邦尼斯的得分達到13.2分,比上季高出7.3分,命中率更達到6成,在溜馬體系,打得既開心,也能用到他的籃球智慧,多看其比賽,就知他食腦打波,是Larry Bird和Chris Mullin那一種,當然射術和防守還要多下苦功。

“I decided to just stay with that group – Domas, Lance, Bojan  (Bogdonavic) Cory (Joseph) – those guys did a real nice job in that third quarter fighting back," said McMillan. “That’s a great win for this young team." 

這就是麥帥,這就是教練夠膽的好處,博一鋪未必會贏,但有時不博就必輸的情形下,麥帥完全是K.O.了 Stan Van Gundy!

今季多支球隊在東岸異軍突起,魔術、溜馬和活塞都由不被看好,變成一路黑馬,可說是各有成功因素;看到賽後Lance Stephenson接受訪問,Darren Collison和V.Oladipo在旁邊玩作一團,之後三人相擁再入更衣室,可見球隊的氣氛有多好。對V.Oladipo來說,不用再屈居人下,打如此辛苦的籃球,大家自由開火,一定更加開心,我更期望L.Stephenson能夠重生,成為球隊最可靠的第六人。溜馬一直在等候機會藉交易再升級,目前尚有逾600萬的薪金空間,稍後肯定會再作交易,加強內線;在混亂的東岸中下游球隊入面,溜馬有足夠條件殺出重圍。難怪賽後連述也萬分興奮,大讚這支溜馬令人看得興奮,既然Paul George已遠走,溜馬是時候放下重擔,再次狂奔了!

張貼在 籃球大長篇 | 標記 , , , , , , | 發表留言

籃球,高於生死?

Jaylen-Brown-scored-22-points-and-recorded-seven-rebounds-880626.jpg

籃球,豈只是勝負這麼簡單。

今日的比賽,塞爾特人以團隊防守及整體戰擊敗勇士,得來不易,當中百感交雜的,是二年生Jaylen Brown。

賽前一晚,J.Brown得悉由高中認識、最好的朋友Trevin Steede去世,對一個21歲的年輕人來說,如天塌下來的打擊,本來就想放棄比賽,獨處去擁抱悲傷。教練Brad Stevens當然有出言支持,但他讓子弟兵去作決定。

結果,一通電話改變了一切。

Trevin Steede的媽媽來電,她鼓勵Jaylen,希望他為愛兒上陣,因為她們都相信,作為最好的朋友,一定想Jaylen在這場大戰披甲,打出好表現。結果真的如此。

堅強的Jaylen心情無比沉重,但沒有畏懼,7號球員打出難以置信的好表現,了不起的年輕人,全場攻入22分及拉下7個籃板,包括3個進攻籃板,更重要是他用上120%的能量去防守,2次偷波和封波,是守死勇士的關鍵,也讓老友在天之靈得到安慰,喜見Jaylen成為贏波英雄。

作為球隊的領袖,Kyrie沒有讓小弟獨力承受,無論是賽前賽後,他都有照顧Jaylen,鼓勵Jaylen,比賽之後,他把比賽用的籃球送上,然後對Jaylen說, “This one is for Trevin.”

Jaylen賽後接受訪問時,聲音沙啞,一句:I came out and played his spirit today,令人動容,忍不住拭淚;賽後第一件事,是在twitter貼上和老友的合照,寫上:That one was for you, bro!! #RIP

Jaylen-Brown-posted-a-tribute-to-his-best-friend-Trevin-Steede-who-passed-away-last-night-1131764.jpg

賽後Kyrie也大讚這位年輕隊友。

“You do your best to console and to encourage them, but at the end of the day, it’s about the strength within themselves and he showed a lot of that tonight, to be able to go out there and perform the way he did, I knew exactly where the game ball was going to."

我一直喜愛Brad Stevens,認為他作為教練,不止教人,也有教心,今日全隊擊敗勇士,正是由上而下團結一起,才有如此表現;運動,不可能高於生死,但卻可幫我們走過悲傷,走過絕望幽谷,堅強地生活下去。

由騎士來到塞爾特人,Kyrie目標是真真正正成為領袖,單是攻入幾多分、贏幾多場球賽是不夠的;在隊友最需要支持之時,Kyrie以身作則,場內場外都撐起全隊,毫不簡單。

比賽最後,鏡頭影到還是坐在那兒的Danny Ainge,木口木面的他沒有半絲笑容。或者成功需要必要之惡,可是我真的不想再見到忍住悲痛為球隊賣命的球員,被一腳踢走了。

Kyrie-Irving-handed-Jaylen-Brown-the-game-ball-as-a-token-of-respect-1131761.jpg

張貼在 籃球短評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有一種寂寞叫德州打吡

 

未命名.png

今日三場比賽,要從中選出一場來寫理應不難,但午飯之時,還是未能決定。Kyrie Irving滿面笑容地領新東家塞爾特人13連勝,固然值得一書,可是之後的德州打吡,卻又更掀動情緒。出場的時候,看到Dirk Nowitzki與通道兩旁的主隊球迷擊掌,有如戰士上戰場前的興奮,想像不到這個德國外援,已經在聯賽馳騁20個球季。

時間餘下不足40秒,在西岸包尾的小馬並未有放軟手腳,就算落後86:91,仍是落力防守,希望奇蹟出現;此時,Manu Ginobili再一次發揮神奇力量,藉LaMarcus Aldridge走上來的一個單擋,擺脫防守,然後一個歐洲步,一,二,最後右肩頂住換防的Dirk,用左手輕輕把籃球放入籃,時間不足30秒,馬刺領先93:86,主場的小馬大勢已去。

DOpa1gEUIAAV28b.jpg



Dallas-champs.jpg

德州打吡,來自三支球隊,除了上面的雙馬,還有火箭;三隊都贏過總冠軍,馬刺是五次、火箭是兩次,小馬得唯一一次,就是靠Dirk在2010-11球季領軍奪得,可說圓了球隊上下的心願,其偉大程度,與LBJ前屆帶領克利夫蘭封王不遑多讓。

Dirk與亦敵亦友的Tim Duncan一樣,是現代籃球不可多得的「一生一球會」球員,多年來有老闆Mark Cuban照顧,專心籃球,既以身作則,也無怨無悔;有過肥約,也甘心減人工,雖然球隊現時戰績不振,但Dirk仍未言退;今日的比賽,Dirk上陣時間是今季最多的29分鐘,仍以極高效率取得12分,並有7籃板和6次助攻,進攻上絕不失禮。

當年並肩贏得總冠軍的戰友,今日留下來的就只有JJ Barea,其他如Peja Stojakovic、兩個Jason、Kidd和Terry,Shawn Marion、Tyson Chandler等等,不是引退就是轉會,部份更加做了球會高層或教練;不過更老的Jason Terry還在公鹿與Jason Kidd並肩作戰,所以Dirk繼續作戰也不是奇事。

「他在場上仍然找到樂趣。」班主古賓很了解愛將。「我認為他很大機會(再打一季),因為他想打破Kobe的紀錄,成為首位為單一球會打上21季的球員。」看到他在練習時,仍然與隊友大玩花式運球,甚至在助教God Shammgod面前,表演對方的成名絕技,我想起TD在臨退休前一季,談到因為腳傷及其他種種原因,打籃球對他來說再無樂趣;但看Dirk的練習和場上的表現,正如他在twitter的頭像是Simpsons化的自己,籃球對不失童心的德國佬來說,仍然有着樂趣吧。



DOpXXN6XUAA12sT.jpg

NBA的鏡頭只集中在球場上的兩個多小時,不過我們清楚知道,對一位快將40歲老將來說,要花多少汗水,才能上場打球,更不要說是繼續成為正選,交出不俗數據,而不是在板凳坐坐就算。當然了,Dirk今日已是球隊的防守漏洞,正如Manu最後的一擊,既跟不上速度,籃板也不夠搶;殘忍地說,只要Dirk在陣,每個球員都會先拉後一步,然後加速壓過,輕鬆入樽,只要上場,就是漏洞,尤其是現在的4或5號位本就打得如同後衛一樣。小馬目前失分是聯盟尾十的107分,得失分差更是尾4的-8.1分,戰績自然極差。就算進攻仍有貢獻,場上領導能力仍在,Dirk伶每場打上24.3分鐘,其實真的不是好事。

要不是古賓一意孤行,當年不聽球隊籃球事務總裁Donnie Nelson的勸告,小馬早就在2013年選上「字母哥」Giannis Antetokounmpo,德國槍早有接班人;可是古賓再一次看錯,在那個夏天力爭交易而簽入Dwight Howard,結果後者並未來投,最終去了德州的另一方──火箭,小馬也坐失良機,無論是Harrison Barnes或任何球員,都難以接起Dirk的火棒;加上球隊對待Nerlens Noel的不智,為求交易走他而寧願不用,都大大削弱了球隊的競爭力。

我很喜歡Dennis Smith,這個以CP3為偶像的小子,今仗射入全隊最高的27分,不止是48吋的彈跳力,而是他堅毅沉穩的性格,與小馬個性相近。成長於單親家庭,但不是由母親、而是父親Dennis Smith Sr和祖母Gloria帶大,Dennis遠比同年的球員(19歲)成熟,不止因為家庭,而是他之前試過在一次籃球訓練營中受傷,斷裂十字韌帶,可是之後他竟能克服心魔,再戰一次訓練營,「邊度跌底邊度起身。」而在獲小馬選上後,他第一件事不是去大肆花費,買新衫靚車,而是買了一輪SUV給祖母。要是古賓和教練Rick Carlisle回心轉意,用他和Nerlens Noel並肩作戰,球隊的速度和防守也會更好,但我想這應該不會發生了。Dirk的確是個不折不扣的忠臣,但跟住古賓,其實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

德州三雄中,馬刺交棒最順利,昔日三老中目前就只餘下Manu上陣作戰,TP還在養傷,TD則早已退下,可是Kawhi和Gregg Popovich仍能把球隊維持高水準,也以9勝5負排在西岸第三。至於火箭雖有「超人之亂」,但目前James Harden已經完全成熟,在CP3未復出下,戰績是出奇的好,11勝4負只遜於勇士。反觀在西岸包尾的小馬毫無起色,今夏相信古賓又會狂想能簽下一、兩位超級大牌,火速助小馬上位,讓Dirk再圓一次封王好夢。

好夢似近實遠,古賓近年也是錯多過對,結果是德州三強中就只有小馬一沉不起。昔日打吡是聯盟焦點大戰,今日卻是水波不興,球迷寧願看綠軍或火箭吧。熟悉的Manu和Dirk早成配角,Manu打手讓Dirk入樽再and 1的鏡頭,也只能在回憶重現。賽後,Dirk沒有與其他球員握手或擁抱,一面木然地步回更衣室;打籃球最大的樂趣不只是贏波,而是有班好兄弟並肩作戰,奴域斯基賽後會否想起2011年那支各具性格、卻異常團結的冠軍隊?德國老將縱已快將不惑,今日面對獨力難支苦況,回顧身邊,還是會寂寞吧。

 

 

 

張貼在 籃球大長篇 | 標記 , , , , , , | 發表留言

睇死雷霆?小心笑不出來

234233233444.jpg

上仗不敵金塊,雷霆又成為各球迷口誅筆伐的對象,好似十一月已經是判定生死的日子。結果今日立即反彈,大勝快艇一場,Paul Peorge更攻入個人今季新高42分,外加9個籃板及7次助攻,還有3次偷波下,恐怖程度與打爆馬刺的字母哥不遑多讓。贏快艇不代表甚麼,但今場幾個變化,或者成為以為雷霆反敗為勝的契機。

比賽之前,Doc Rivers接受《奧克拉荷馬新聞》的訪問,講了很多關於OKC的感想。作為當年綠軍Big 3的主教練,就算有很多人認為他的戰術修為有限,或者用人唯親,但其意見仍有不少可取之處。在整合戰力及分配工作上,我認為Doc也有高明地方。當年綠軍的Big 3磨合較順利,一來是年紀更大,也因為加盟較早(Ray Allen 6月尾,KG則是7月尾),有更多時間磨合;最重要的一點,是三人的位置及作用不太相同,PP是主力得分手,但得分方式更多是入楔或中距離,Ray Allen則主要是外圍,也不需要經常持球;而KG有中距離,但籃下也能得分,大家的範圍及作用重叠較少。

反觀雷霆三子,一來Melo加盟較遲,要去到9月尾才來投,距離開鑼已得兩星期多一點,磨合的時間也不夠;二來三人都向來是球隊的第一重心,慣了球在手上,尤其是Melo和韋少,都要一波在手才能發揮,前者無論是中距離或post up,都要花上幾秒時間,韋少是控衛,自然要波在手,反而PG的打法更有彈性,以他的身高及手長,背籃當然OK,但catch & shoot也無問題。

事實上,所謂Big 3,若果以為只是三位得分高手走在一起就天下無敵,那實在太過天真。籃球只得一個,除非精準如電腦,每場規定彼此的起手或觸球次數,否則一定會有人掂波多,有人觸球少。當年塞爾特人組成三巨頭,Ray Gun由超音速時的26.4分,急降為17.4分;PP 也由場均25分變為19.6分;至於KG,也由效力木狼時的22.4分,下降為18.8分,而他最大的改變是變成防守悍將,一力守護禁區,讓兩位球星隊友專心進攻,結果在季尾,KG不止首嚐冠軍滋味,也成為塞爾特人隊史上首位最佳防守球員。若講犧牲,由狼王變成禁區守護神的他可能最多,但看到他在總決賽擊敗湖人後向天嚎叫,自然明白一切都是值得的。


所以這種超級球隊要成功,關鍵詞就是「犧牲」。犧牲有很多意思,減少得分是一種,專心做好得分以外的工作,例如去搶籃板、傳助攻、做單擋,甚至是拉空對手,也是一種,正如熱火時期的「龍王」Chris Bosh,正如現在勇士的Klay Thompson,甚至是Stephen Curry,他們都有成為主角的實力,可以獨攬球權,但為了大局着想,才讓出了鎂光燈,才衷心接納新同伴。當年火箭的Big 3失敗,Scottie Pippen和Charles Barkley由不滿對方變成罵戰,記憶猶新。

我從沒有看衰雷霆,因為他們已經夠「衰」,經過紐約慘況,經過KD奚落,Melo和韋少有足夠的動力去改變自己,也有足夠的時間去明白之前打法的不足;所以季初失利,有時不是因為雷霆三子太獨食,而是剛好相反,在關鍵時刻分工不清,太過禮讓,結果是戰術配合也失效,最後才出現韋少心急下又獨幹的鏡頭。而且雷霆就算進攻不順,但今季防守做得很好,失分是聯盟第3的98.4分,對手命中率43.8%也排在第6位。對坐擁三大球星的雷霆來說,防守不夠好才會是問題吧,進攻?只要一整合成功,自然就會順風順水,關鍵時刻大家都有信心,問題也會解決。

DOUZjYJUMAAl6E3.jpg

不是是否開完危機會議之功,結果我們就看到雷霆打出今季最好的籃球,三人合共攻入78分不是重點,而是一剎那間像明白了分工:Melo努力防守(說他不防守的,應該看看這場),頂住快艇的Blake Griffin,有時甚至要守DeAndre Jordan,仍出盡全力;韋少專心策動,減少無謂的三分起手(起手3次是近5場最少),也減少帶波,多去傳球。PG則打回老本行,如溜馬時般自由進攻雷霆Big 3任何一位也有單場入4、50分的能力,可是之前經常是太顧隊友,我入一球後又要分給其他人,其實只要手感好,那隊友便去搶籃板和防守吧;為了勝利,這又有甚麼問題?這才是所說的犧牲。今場有兩三球快攻,見到PG和韋少二打一,前者也沒有傳球,結果被人犯規,可是韋少仍上前擊掌鼓勵,這就是團隊,既然有信心,就讓他打晒吧。


DOU0WedWkAAqYYf.jpg

要配合這種打法,其他支援球員當然以靈活及防守犀利為主,因為球隊已有足夠的得分點;主力中鋒Steven Adams就是球隊無名英雄,防守內線和籃板上功不可沒,今仗因傷缺陣下,想不到生涯首次正選的Dakari Johnson也有辦有眼。這位21歲的中鋒是OKC在休季時找來的瑰寶,甚至比Melo更早加盟,而他也自發參加了韋少及PG的workout,所以看到他們的默契相當不錯。更重要是他經過一季D-League(即現在的G-League)磨練,傳球甚佳,今場雖只2次助攻,但作為策應中鋒,轉波夠快,也讓雷霆的攻勢更流暢。作為次輪第48選,D.Johnson或者有日會打得如Hassan Whiteside也說不定,至少其進攻天賦一定不比S.Admas為差。所以有時很多人說,教練沒可用之兵,那實在太低估了NBA;像Dakari Johnson的例子隨處可見,並非一定名氣大才好波吧。

雷霆另一問題是禁區保護者只有S.Adams一人,所以不少球隊進攻時會用Pick & Roll,或者用有外線的長人,拉走S.Adams,結果中門大開的雷霆就輕易被人打爆;自Serge Ibaka出走後,這問題一直存在,Dakari Johnson未必是解決的答案,但他與專心防守的Melo會有幫助,始終內線的人手不多。若Melo真的能守住四號位,Billy Donovan嘗試同時予韋少及Raymond Felton同時上陣,令球隊的傳球次數更多,加強Ball Movement。目前OKC的攻勢經常顯得呆板,一是持球太多,二是傳球太少,OKC每場傳球次數僅為258.3次,在NBA排包尾,比第一位的76人(350.5次),差不多少100次。傳球多不代表一定好,但起碼轉邊和球的導向較快,不黏手自然讓敵人難於防守。Melo能否做好防守,會是雷霆能否再進步的關鍵。

雷霆前路仍漫長,之後對罷小馬及公牛後,對手就是馬刺、勇士及活塞,一點都不易打,球迷也要多給一點耐性。Doc在談及雷霆Big 3時,也指當日的social media不如今日無孔不入,所以球隊面對的壓力也少,反而今日球員打得差而輸波,賽後就可能看到幾萬條tweet,壓力更大下反而容易走樣;加上不少球迷對韋少及Melo的印象根深柢固,總以為他們沒有改變。希望今日雷霆的表現不是一場過,下星期四主場對勇士,才是真正的考牌戰;無論戰果如何,十一月就睇死他們,恐怕笑得太早了。

DOU0wJbV4AIzVpQDOU1QDoUMAEPti8

張貼在 籃球大長篇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黃綠大戰  Kobe鬥PP又有新章!

ap110130055681.jpg

家中的遊戲機其實一年只玩兩隻遊戲,一隻當然是《NBA 2K》,另一隻,是《COD》。剛出的二次世界大戰版本,本來沒打算買,因為工作太忙,加上近期忙於練跑練波,丁點兒的時間也用來打機的話,恐怕落得淒慘下場。結果在一班兄弟慫恿下,前日仍然忍不住買了回家,久違了的午夜連線,成班戴上耳機作戰的美好歲月,一時又回來了。

Call of Duty第一集已是十幾年前的事,更早的《Rainbow Six》,還是在網吧一齊玩;今日手機都可連線打機的年代,網吧簡直是史前名詞,那時我們經常練完波就一齊上去,打到半夜才回家。記得其中一間在旺角的女人街,我們打完,街上的小販剛好忙於收檔,那是還未工作的無憂無慮歲月。在網吧打機,有點似上機鋪,記得有朋友不斷被Sniper在暗角埋伏打死,於是憤而起身,走到那玩家(都是大學同學)身後,看看他究竟躲在那裏,結果全場大笑。

寬頻連線流行,在家中對戰更方便,於是大家也就轉移陣地;加上十多年間,工作漸次上軌道,大部份也由單身變成結了婚,甚至是生了幾個小朋友,於是一班兄弟見面少之又少,晚上在COD重聚,又變成最好的見面方法。雖然當初十幾個的戰隊,今日已餘下五、六個,有的因為工作太忙,連機也沒有買;有的因為想和小朋友一起玩,就捨PS4而取Switch。其中一個有主機的昨晚也有在Party吹水,並笑我們都是三分鐘熱度,可能打幾個星期就事忙收檔。那刻,我們都異口同聲說:「幾百蚊,買來開心幾個禮拜都抵喇!」

事實上生活本就迫人,工作家庭親人以外,餘下給自己和朋友的,可能就只有雞碎咁多;像這種一年一度的「聚頭」,見到己軍大敗而大家互相笑住指摘,也比甚麼都能治癒。壓力太大,不找過唞氣方式是不行的,各師各法,大家在緬懷中開槍,炮聲隆隆下互相取笑,女人應該很難明白。



21273446_10155525716072667_6041445379153529960_o.jpg

美好歲月過了就過去,明早剛有一場叫八十年代球迷緬懷不已的傳統黃綠大戰,由塞爾特人主場對湖人。目前綠軍是聯盟最火熱的球隊,歷經Gordon Hayward的傷痛後,想不到仍能打出一波9連勝;至於對手也有今季最備受期待的新人「波仔」Lonzo Ball,不過目前其進攻及遠射仍未適應NBA,處於極尷尬的100 club(命中率29.9%/三分23.4%/罰球54%),在強調遠射的今天,難免成為眾矢之的;其實他在UCLA時的遠射也不算差,或者是父親言論帶來的壓力太大吧。就算Jason Kidd在贏得新人王的首季,命中率也是極差,不過出手方式遠比波仔漂亮,而防守的強度及傳球的準度,也勝過不止一籌。

反而在選秀會上排名緊隨波仔的Jayson Tatum,在綠軍越打越好,講數據,當然不能與76人的Ben Simmons相比,可是J.Tatum在Brad Stevens的教導下,漸有大將之風,6呎8吋打三號位,在NBA首戰就錄得「雙雙」,現時數據為14.3分及6.5個籃板,還有1.9次助攻;最難得是三分線外有52.9%的超高命中率,得助於Kyrie Irving切入後的外傳分波,在三分線外經常能有空檔,可是以一個新人來說,能夠在三分命中率打入十大,而且每場出手次數不低(3次,中1.6球),確是一大驚艷。其實打2號位的Jaylen Brown也相當不錯,也成為了常規正選,可是J.Tatum真的更為成遜,更為恐怖,有時看到他倆輪流在外圍開火,我會想起當年的34號+8號組合,Paul Pierce和Antoine Walker也曾是綠軍球迷的驕傲,今日綠軍「雙J」應該不出兩季,就可成為球迷的新希望。Jayson Tatum會否就是新的Paul Pierce?

22859710_10155673023552667_5844247781728262153_o.jpg



更令人讚嘆的,當然是綠軍的防守表現。昨日上載的一段Brad Stevens訓練片,見到他如何身體力行,落場示範防守要訣;NBA球隊都有防守教練,細微分工極仔細,可是綠軍的成效真的是立竿見影:塞爾特人每場失分是聯盟第一的94.5分,對手命中率42.9%排在第四位,對手三分命中率則為第五(32.6%,與湖人並列),整體防守數據亦是第一的95.9,更勝防守強隊灰熊和馬刺。

防守是贏冠軍的關鍵,可也是非常沉悶的過程,在比賽中努力做好防守,掌聲一定不及射入三分或來一記大力入樽,我們上youtube,很易就找到一堆十大crossover或者十大in your face Dunk,但十大防守卻是鮮見。尤其是年輕球員,要他們去蹲下身努力練防守,更是慘過死。有時間不如練三分啦,教波時經常會聽到這一句,可是年輕球員只看到Stephen Curry的「驚天一擊」,沒有看到他們上仗進攻失靈,如何用防守來贏熱火,那才是籃球的真諦。

所以當馬刺教練Gregg Popovich大讚Brad Stevens時,我毫不意外,論到當今少帥,他與湖人的Luke Walton絕對是數一數二,前者是戰術大師,更加注重防守,不止球隊落力,看Kyrie的進攻態度和防守時的積極,都知道何謂明師出高徒。至於Luke Walton進攻上極有心得,當年在Steve Kerr傷出時領軍打得戰無不勝,可見他的進攻體系成熟,雖然湖人因為年輕球員太多,進攻不夠穩定,在起手選擇、走位及傳球上都難以與勇士相比,但球隊整體的發揮也有改進,也許不是很多人留意,湖人的防守也有進步,每場失107.3分(排20)當然不算好成績,但我們看的,是球員夠不夠積極,協防上的時機,以及對防守的投入,在這幾方面,湖人小將都比上季有進步。

22095858_10155593509577667_4875770998200745500_o.jpg



171106-prac.jpg

對湖人新仔來說,明起對波士頓的四場作客之旅,也是他們NBA生涯上的首次作客之旅,L.Walton就記得當年他與Brian Cook一起的新人歲月:「我記得在我首次作客之旅,飛機抵達明尼蘇達時已是半夜三點鐘。作為新人,我們都要幫裝備經理Rudy Garciduenas卸下行李,問題是我沒有帶任何外套,而當時的氣溫大約是零下20度。自此之後,每次出外比賽,我都一定會帶上大褸。」

明早9點的黃綠大戰,對L.Walton將有很多意義,父親老禾頓(Bill Walton)曾是綠軍成員,他從小到大都是綠軍球迷,可是今日卻要帶領湖人去比賽,想必五味雜陳,而今仗不止是一眾新人:Lonzo Ball、Kyle Kuzma、Jayson Tatum的決戰,也是兩位少帥的正面對決,究竟綠軍能否取得10連勝,關鍵不止是湖人有誰可以守住手感火燙的Kyrie,也要小心綠軍的三分雨,尤其是零度位,J.Tatum在這個位起手的命中率高達81%。

黃綠大戰,由八十年代鬥到今日,對不同年代的球迷來說,有着不一而足的回憶印記。老一輩的球迷,綠色永遠是Larry Bird帶領住另外兩位巨頭,苦苦抵抗那件華麗的紫金球衣,有Magic Johnson no-look pass的Showtime;對我們來說,是前期的Kobe鬥PP,是入波後把手放到耳邊,不可一世的Buzzer Beater vs 單打王,所有人都知道會由誰起手,但他硬是有辦法射入的巔峰對決;而後期Kobe鬥綠軍Big 3,同樣精采;對新一代來說,綠色有點混雜,是有點紅色的Kyrie帶領,惡鬥着面目還不是太清楚的湖人。

對不同年代的球迷來說,這道黃綠盛宴味道不同,中間穿插大量回憶,是三代同堂般的傳奇對決。今日Kobe退下了,PP也退下了,我們記憶中的球星都已經準備把球衣高掛,由磨拳擦掌的新星預備成為新一代的PP vs Kobe;一年兩度的大戰(除非兩軍入總決賽吧),是巴塞對皇馬,是利記對曼聯,也是祖記對AC,我想不到有甚麼原因可以錯過;正如一年一度的COD之約,多忙也總會堅持下去。

20117069_10155386010432667_4486857847406260682_o.jpg

 

張貼在 籃球大長篇 | 標記 , , , , , , , , , | 發表留言

76人是強隊?11月考牌戰!

 

dixon-231447-f-wp-content-uploads-2017-10-101917_sixers_1200-1200x800.jpg

經過久違的4連勝後,76人終於突破5成勝率,以5勝4負排在東岸第五,對,戰績不算太標青,可是看看騎士、公鹿、溜馬和巫師皆排在76人後面,也難怪今日主場球迷勁為興奮。目前費城的入座率高踞聯盟次席,平均每場有20,682人入場,今季單是主場季票已賣出14,000套,是2013年的4倍,今日最後關頭JJ Redick英雄式的表演,整個球場歡天喜地,令人想起有Allen Iverson在陣的日子,76人的光輝歲月。

所有人都在談論Ben Simmons,這位狀元郎今日又獲大三元:14分、11籃板及11助攻,最難得是在場上控制節奏不疾不徐,有種與年紀不相稱的成熟,經過9場比賽,目前數據為18分,9.8個籃板及8.2次助攻,偷波也有1.6個,加上「報稱」6呎10,體重也有230磅,看他輕鬆就可傳球到場上任何一個角落,有時放高吊球到籃下給Joel Embiid也輕輕鬆鬆,這是高個子控衛的好處,史上也只有Magic Johnson能達到這高度;與魔術手一樣,賓仔也可打低位,正如前輩當年在湖人復出,改打4號位一樣,儼如中鋒壓籃,既能直線得分,也可與隊友高低位配搭,防不勝防。

dixon-235958-f-wp-content-uploads-2017-11-886656_ca46a6417b83fa2-e1509760726368-1200x801

76人擺爛多年,對上四季的勝率都不足34.2%,曼離譜當然是2015/16球季,創下如同當年公牛、不過是勝負掉轉的戰績,以10勝72負爛到包尾,翌季亦求仁得仁,成功以狀元籤揀來Ben Simmons,配合2014年的探花J.Embiid,一時間令球迷期待兩人會如90年代魔術隊的Penny + Shaq,一內一外帶來光明未來。76人的管理層也非每注都押中,近的如15年第三選Jahlil Okafor,就已經要出清;至於今季的狀元Markelle Fultz也因傷休戰,在隊中也沒太多機會,前景不樂觀。加上近季球員接連重創,彷如中咒,單是賓仔上季長坐已令球迷極為傷心,加上J.Embiid的玻璃腳,所以今季就算打得不錯,問十個76人球迷,十個都會答你最重要還是全隊健健康康。



今早看76人贏溜馬,絕不輕鬆,Victor Oldipo繼續發威,31分有內有外,Domantas Sabonis打中鋒也有驚喜,實力肯定不如Myles Turner,但與隊友一起跑轟節奏快到不得了,加上後備兵如Cory Joseph和Lance Stephenson的火力,沒有了Paul George的溜馬好像已重建成功──就算未成功,起碼也領先紐約人和湖人吧。

76人的贏波功臣不是上面提過的幾位自家新人,而是由快艇來投的JJ Redick;季前毅然離開comfort zone,由快艇轉投76人,對一位33歲的老將來說,風險有二,先是離開熟悉的環境,也算是西岸一支強隊;再者,為了正選及更多出場機會,推掉火箭的offer,只簽下一年合約(1年2,300萬),在76人任後場領導角色。雖然現時後場拍檔由Markelle Fultz換成Ben Simmons,可是沒有影響他的演出,今仗在最後的2分22秒,兩隊打成110:110平手,Redick連續。射入。三球。三分;第二球更是在進攻時間完結前的邊走邊射,結果側晒身命中,也令溜馬只能投降。最後76人贏波,獨得31分、三分12射8中的Redick功勞最大。

 

 


不要數漏了一位無名英雄,他就是後備中鋒Richaun Holmes,養傷復出後今仗只上陣10分鐘,但短短時間內錄得6分及5個籃板,而且有4個進攻籃板,最重要是他為全隊帶來活力及防守,比起另一位後備高佬Amir Johnson更具威力;單看今場的那球補樽,其運動能力簡直叫我這個「刺迷」流口水!所以Jahili Okafor不計態度和實力,單是防守上的活力及拼搏,已經難以爭位。上季明星賽後J.Embiid因傷缺陣,頂上任正選的R.Holmes有13.6分及6.9個籃板,最重要是他在場上毫不爭功,專心做防守和單擋,有球救波見他飛身瞓地,完全沒有理會自己之前手腕受傷,難怪獲教練Brett Brown大讚。

DNvu9zxVQAIpcRV.jpg



Brett Brown在馬刺工作多年,既是Gregg Popovich的老友,發掘球員和用人也有一手,正如網隊的總經理Sean Marks,一步一步將球隊帶回正路;目前76人的球員系統已確立,Ben Simmons和Joel Embiid為重心,Robert Covington和JJ Redick也是不動正選,餘下一個位,會視乎對手,要後場防守硬淨點,可出Jerryd Bayless,要在進攻上有更多選擇,可出Dario Saric,T.J. McConnell也是輪替重要成員,加上上面提過的R.Holmes和A.Johnson,因為J.Embiid要嚴格控制出場時間,不會多於30分鐘,所以有更多出場機會,但長遠來看,投放在R.Holmes上會更好。我反而擔心Markelle Fultz,本來打控衛的他外圍還可以,但不知是否右肩受傷患影響,手勢變得異常奇怪,甚至射罰球時也不倫不類,之後才知他因傷而手也抬不起,結果才會如此。76人的輪換系統已確立,M.Fultz主打控衛,在籃球大部份時間在B.Simmons手上,會很難適應,以他的技術亦不足以擔任catch & shoot射手,或者一、兩季後,他會如J.Okafor般,成為交易的籌碼。

只要無傷無病,76人的確有力在東岸打入前8,尤其是Ben Simmons看來還在學習球賽,中距離和三分也可以做得更好;而整體也有很多細節要加強,首先當然是防守,每場失分達108.6,比起得分107.7還要高,反而對手的命中率和三分命中率都控制得不錯,失分如此高,不多不少是因每場有高達17.3次失誤,排在聯盟尾四。除了防守,76人的球員亦要多練罰球,命中率68.1%是聯盟的包尾;幸好今仗人人上身,整體罰球命中率是78.6%。若球隊能耐心培養,留住幾位大牌,76人真的有機會成為如當年的雷霆,或者是再早一點的魔術隊,新Shaq & Penny是誰,球迷一定清楚吧;Trust the process在幾季前是口號,現在卻一步一步成為費城球迷的共識。

76人之後會休息4天,隨即展開11月的地獄賽程,先是由7日至15日的征西之旅,先後對爵士、帝王、勇士、快艇和湖人,之後回到主場,又要連對勇士、爵士、拓荒者、魔術,騎士和巫師,而本月最後一日還要作客東岸一哥塞爾特人,要是完成整個月的比賽,還能維持6成以上的勝率,那不止Ben Simmons穩贏最佳新人,也真的稱得上東岸強隊了。當然了,11月27日(美國時間)76人主場對騎士,絕對是本月重頭大戰,屆時新舊狀元對碰,又是必睇的大戰。

dixon-183043-f-wp-content-uploads-2017-10-845099_e279e3e6f520c60-1200x800.jpg

張貼在 籃球大長篇 | 標記 , , , , , , | 發表留言

傷痛的一剎 IN AN INSTANT

23000223_729977773869343_8971877401766629833_o.jpg

塞爾特人開季很順,就算經歷了Gordon Hayward重創而提早收「咧」的慘痛,兩連敗後,連同今日贏帝王,目前已連勝六場,以6勝2負排在東岸第一。或者綠軍看起來很不錯,一班新秀令人看到美好前景,可是大家都還是很懷念美國隊長,很希望他能盡快復元,再次在球場領軍。

G.Hayward昨晚就在fb貼了長文”IN AN INSTANT”,道出他由受傷一刻至今的感受,節錄如下,有興趣的朋友可看看。

snap2.jpg

我做過這個戰術無數次。

I had run that play countless times.

在空中的時候,我感覺和之前沒有兩樣,我意思是,我明白在空中那刻是被撞得有點失去平衡,也深信:「慘了,今次一定會跌得很重。」可是很多時候,你都能在空中調整身體,然後穩穩落地,避免踩上甚或又引致嚴重受傷。

This time didn’t feel any different when I was in the air. I mean, I knew—there’s a moment when you’re in the air and you’re knocked off balance, and you realize, “Oh no, I’m about to come down hard.” But a lot of times, you’re able to kind of adjust your body in the air so you come down flat, and don’t land on anything you can hurt that badly.

然後突然地,來了。

Then all of a sudden, it came.

那感覺是當我的腦袋明白發生何事後,我就被不斷的痛楚侵襲,訓練員飛快地號過來,大約是三秒、五秒鐘,可是當我跌坐地上,看到自己的腳扭向相反方向,那一刻像是永恒般漫長。Dr. Rosneck,騎士的隊醫,先幫我固定傷處,然後告訴我,他們要先幫我扭正足踝。我咬緊牙關,然後他們就動手,那刻我深深體會到死去活來的痛楚,可能是我一生最痛的一次。

It was like once my brain figured out what had happened, I was hit with shots of pain. The training staff came running over to me super fast, but however long it was—three seconds, five seconds—I just remember sitting there, looking at my foot the wrong way, and it felt like an eternity. Dr. Rosneck, the Cavaliers doctor, braced me as he explained that they wanted to try and pop my ankle back into place. I held on, and the moment they did it, there was just a massive shot of pain, probably the most pain I’ve ever felt in my life.



hayward.jpg

那一刻,醫護人員把我抬上擔架,我的腿很痛,也完全不能集中。我記得LBJ有走過來,Kyrie及其他隊友也有上來和我說話,他們都祝福和為我祈禱;可是所有東西都像是模糊不清,尤其是被抬離場時,整個人都被不同的思緒侵襲。我在想,是不是一切都完了?我的努力,我剛轉到新球隊,可是就發生了這種事。

這會對我有甚麼影響?我能否再次回到賽場?再次打波?我是否已玩完?職業生涯已完蛋?

我現在應該怎樣做?

At that point, the medical staff started to load me onto the cart. My leg was still throbbing, and my mind was all over the place. I remember LeBron coming over. I know I talked to Kyrie and a bunch of my teammates and coaches. All of them were wishing me well and praying for me, I think. Everything was a blur. It was when the trainers were carting me off that I was just hit with this wave of emotion. All I could think was that it’s all over. I did all this work. I moved to a new team. And now this happens.

What is this going to do to me? Am I going to be able to come back? To play again? Am I done? Is my career over?

What do I do now?



22791960_729977967202657_4160245362960365464_o.jpg

今晚,本來應該是非常特別的一晚。

開幕夜,所有人都情緒高漲。NBA回來了,Kyrie也回到克利夫蘭。有些人在噓他,其他的都為他打氣;氣氛完全讓人感覺到是大戰即將來臨,當你即將要面對LBJ和他的騎士,成為這種宿敵戰中的其中一員。我準備好迎接球季開始,覺得比甚麼東西都要刺激。

It was supposed to be a very different night.
Opening night. Everybody was pumped. The NBA was back. Kyrie was coming back to Cleveland. Some people were booing him. Others were cheering. It felt like a big-time game, going against LeBron and the Cavs, and being part of that rivalry. I was excited more than anything, ready to finally get the season started.


 

太太Robyn曾來電,但我沒有和她說甚麼。她一直知道事件的發展,而終於,我們在電話聯絡上了。她只是不斷地說:「很對不起,我真的很希望可在你身邊幫助你,希望能夠幫你拿掉痛楚。我可以做甚麼?不用擔心,一切都會無事的,神自有祂的安排。」

My wife Robyn had called, but I hadn’t talked to her yet. She was getting updates basically from right after it happened. Finally, they put her on the phone. She just kept saying, “I’m so sorry. I wish I could be there to help you. I wish I could take the pain away from you. What do you need me to do?” It’s going to be okay. God has a plan.”

飛回波士頓的旅途中,我的隊友接連來鼓勵我,看到這班新隊友對我如此熱切關心,令我非常感動,畢竟我們只是一起幾星期,認識並不深。他們的支持簡直令我深受感動,而且永不能忘懷。

On the flight back, my teammates all came by to encourage me. It was very emotional for me to see how all of these new teammates of mine, guys who I had only spent a few weeks with at that point, were so sincere about their concern for me. Their support has at times overwhelmed me and it will not be forgotten.


 

之後幾天的事就如慢動作,Danny Ainge來探我,也給了我一些手術上的意見,而教練Stevens也有來到,並陪伴我一陣子,並問我需要甚麼。我已忘記了當時的事,但其他人之後告訴我,我向他要一個籃球。我應該真的有這樣說,因為我回家不久,教練的太太Tracy就帶了一個籃球來我家。

The next day was moving in slow-motion. Danny Ainge came by and offered me some advice with the surgery. At some point, Coach Stevens came back and stayed with me for a bit. He asked if we needed anything from him, and although I don’t remember this, people say that I asked him for a basketball. I must have, because when I got home a couple days later, Tracy had brought one by.

當我完成手術,終於可以回家,他們把醫院的床也帶回來,讓我可在家休養,也可陪住太太Robyn和我的兩個小朋友Bernie和Charlie。

When I got home a couple days later, we put a hospital bed in the family room so that I could be around Robyn and our two daughters, Bernie and Charlie.

兩個小女孩都不明白我腳上是怎麼一回事,她們也不知道柺杖是甚麼(Bernie 2歲,Charlie 1歲);但她倆都愛上我的電動車,因為可載她們四處走,難怪她們認為那是世上最好的事。

The girls both lit up when I got back from the hospital, but they were confused by what was on my foot. They were confused by the crutches, too. (Bernie is two; Charlie is one.) What they both loved was the scooter I got to ride around on. They thought it was the best thing ever.



23154843_729978380535949_8313819147522288561_o

我的復康之路剛展開,但已有很多人要向他們一一道謝。第一位,當然是太太Robyn。如果沒有她在我身邊,人生中可能有很多難關都闖不過,尤其是剛過去的幾過月。當我坐在克利夫蘭騎士的更衣室,腦海中首先想到的,就是:「Robyn現在可以怎樣做?除了要照顧兩個小朋友,還要加上我。」

My recovery is just beginning, but already, I have a lot of people to thank.

The first person is Robyn. There’s a lot of things in my life that I wouldn’t have been able to get through without her—especially in the last few months. When I was sitting in the locker room in Cleveland, one of the first thoughts that went through my head was, “Now what is Robyn going to do? Now she’s got two young kids plus me to take care of.”

當我的話剛出口,她就滿有信心地安慰我:「不用擔心我,我會挺過去的。」不止在醫院一直伴着我,當我回到家,她也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我想要甚麼都不匱乏,也替我應付所有人,和不斷把我的近況告知朋友。最麻煩是那一大堆藥丸,每小時都要吃不知幾多粒,可是她總是安排好,紀錄得一清二楚。最重要是她不斷鼓勵我:「我們要強勢回歸,要比之前任何時刻都更強。你一定會復元,但在此之前要先努力練層,快快開始!」她令我充滿歡樂,也幫忙了一切,我真不知如何感謝她。

From the first minute we spoke, she was like, “Don’t worry about me. I’ll be fine.” She was there with me at the hospital the whole time. Ever since I’ve been home, she has been a superstar as far as getting me everything that I need, dealing with everyone, trying to update them about what’s going on. There’s a bunch of pills that I’m on right now that she has to regulate. You can only take so many per hour. She’s got a chart marked down for all that. She’s also been really encouraging. “We’re going to come back from this stronger than ever,” she tells me. “You’re going to be fine. But we’re going to have to work at it, so get off your ass and start now!”

She makes me laugh.

She’s just really supportive and helpful, and I can’t thank her enough for that.



我正在做甚麼?

我開始看球賽。當我最初嘗試睇波,感覺是非常沮喪,因為自己未能落場,甚至連隨隊也不能。每當睇波時也覺得很難過,因為明白自己今季都不能幫助到球隊。

So what do I do now?

I’ve started by watching the games. At first, it was just grueling to try and watch. I was overwhelmed with frustration, knowing that I can’t be a part of it right now. I’m not even with the team. It’s hard mentally to watch the games because I’m sitting here thinking, “I’m not going to be able to help the team on the court this year.”

但我隨即制止自己胡思亂想。我要改變想法,就算肉體上未能幫到球隊,也可以在其他方面,例如鼓勵隊友和教練,總之一切想像得出的方法;可能是睇片時分析對手,又或者用我的領導才能來指引或幫助(年輕球員)。我已等待不及歸隊作出貢獻,因為我獲得的實在太多。

But I’ve decided that has to stop. I have to change that way of thinking. I know I can’t help them physically on the court, but I am going to do everything in my power to support my teammates and coaches in every way imaginable. Whether it’s breaking down film or just providing leadership and guidance, I can’t wait to give back. I’ve already received so much.

我一直想像踏進花園球場,以塞爾特人球員身份首次出戰的感覺;雖然要延遲,但每天努力復健,就令我越接近這時刻。我已幻想與波士頓的市民一起分享那刻的感覺,雖然我未完全了解這城市,但經過一切,我早已和波士頓緊緊連繫在一起,以一個超越我能想像的方式緊緊相扣。

現在,一切都是關於回來。

是時候開始了。

I keep imagining what it’s going to be like to step onto the floor at the Garden, and make my regular season debut as a Celtic. It’s going to be a little delayed. But with each day of my rehab, I’ll be that much closer to making it happen. I’m already dreaming about sharing that moment with everyone here in Boston—a city that I’m still getting to know, but that I’ve connected with through all of this in ways beyond anything I could have imagined.

Now, it’s all about getting back.

Time to begin.

 

Posted by Gordon Hayward on Wednesday, November 1, 2017

 

張貼在 籃球大長篇 | 標記 , , , | 發表留言

希臘怪物挑戰MVP

 

i.jpg

季前看過外國網站的一篇專題,列出25個U25的新星(以上季表現來選),當中大部份都是20-22歲。正常來說,這批新星大多處學習階段,還未有實力擔起大旗,畢竟如LBJ或Kobe等高中跳級生已成絕響,今日加盟NBA大多是19-20歲左右,要在一、兩年間累積經驗,搶得正選,絕非易事,可是看今日的比賽,一班新星已是躍躍欲試,不止是要成為明星球員,甚至瞄準了MVP。

在此列出這個U25新星中的頭十位,由第10位數起,是Andrew Drummond、Myles Turner、Andrew Wiggins、Nikola Jokic、Devin Booker、Joel Embiid、Kristaps Porzingis,至於頭三位,第三是Karl-Anthony Towns、第二是「一眉」Anthony Davis,至於這個U25之王,相信大家都估到,就是今日雖然輸波,卻以一記超靚封阻成為熱話的「字母哥」Giannis Antetokounmpo。

DNbh_dBUQAIgmBQ.jpg

 

生於1994年12月6日,2013年在第一輪選上(15選),Greek Freak真真正正是怪物,單是一副人類最強body,已足以嚇死你:6呎11吋身高,7呎3吋臂展,垂直起跳達12呎2吋,比起約10呎高的籃框,還高出2呎多,今早封阻Melo的後轉身,可見字母哥本已被騙過,可是回身長臂一展,跳起一撥,在不到半秒間就把籃球封向籃板;正常人的反應時間大約是0.2秒,經過訓練後可再快一點,可是看字母哥由被fake到回身到封波,那反應快得難以置信,簡直是半秒間的事。不要忘記,字母哥據報在進入聯盟後又長高了2吋,整體的肌肉及手長也再有進,難怪前季就有他入樽後拉住籃框,腳尖掂地的圖片。

目前字母哥的數據很誇張:33.7分、10.3個籃板、5.3次助攻,還有1次封波和1.7次偷波,連三分命中率也提高到40%(雖然起手不多),加上命中率63.2%,罰球77.4%,打入另類的180 club,其數據差點就能媲美上季韋少的大三元球季!就算目前公鹿只能以4勝3負在東岸排第六位,但已有不少人看好他能成為MVP的熱門;正如季前我支持馬刺的Kawhi Leonard,就是因為太多超級球隊出現,球員彼此間不多不少也會有傾軋效應,數據會向下掉,能夠像塘鵝雙塔般絕對不易,所以一隊一星當然較着數。



22885963_10155220006378995_5835759085636441608_n.jpg

可是今場贏家還是OKC,球迷焦點應該是字母哥(28分8個籃板3助攻),或者差一個助攻就再次大三元的韋少(12分、10個籃板及9次助攻),要不然就是分別取得20分及17分的Paul George和Melo;但撐起雷霆防守的,其實是新西蘭巨人Steven Adams。今場他取得14分及11個籃板,幾下進攻籃板和拆你屋極搶鏡,而且數據看不到他的協防、頂位和保護籃板,還有無數單擋,說是贏波功臣也一點不過份。不要被大鬍子騙倒,S.Adams其實也只是24歲,在上文提過的U25榜,他也排在13位,絕不失禮,只是在一切睇數據的聯盟,加上隊中已有三位超級球星,風頭才被蓋過。

睇NBA,其實也要睇歷史,沒有之前的Kevin Garnett,大家不會想像前鋒可以如此打法,6呎13吋可以如此靈活,於是當字母哥橫空出世,我們自然會在腦海想起在九十年代帶起風潮的全能前鋒們。幸好NBA不是中國歷史,大家談起KG或是另一位全能長人Rasheed Wallace時,我不會大大聲話你識乜嘢,不會問你Rasheed打波時你哋幾多歲?上youtube,很易就看到當年今日,重溫昔日球星風采,字母哥絕非第一個全能前鋒,也不是第一個體能怪物,但以他積極求進、永不服輸的心態,由上季的明星賽正選球員,到今季MVP熱門之一,當Kobe也讚好,誰敢說他一定做不到?

這股全能長人風潮,也間接令聯盟形勢又變,在快速重遠射的球風之餘,前線也要有一定身高,不少球隊3號位身高已是6呎9起跳,若如騎士等4、5號位都undersize的球隊將會很頭痛;就算是勇士的迷你小球陣也要技術調整,否則對住塘鵝、木狼或公鹿等都難以討好。小球風吹了幾年,現在又有變種,大家都在摸索如何應對,不過優質長人需時培養,球隊要有耐性,也要懂得教導才行,目前看來,Jason Kidd做得相當不錯;就算字母哥進攻仍不如Karl-Anthony Towns、Anthony Davis或Joel Embiid,但整體的潛能和鬥心,絕不遜於其他兩人,而且經過幾季磨練,目前的防守強度、集中力和對抗能力,連廣被人看好的狀元Ben Simmons也追不上,經過Jason Kidd讓他打PG的磨練,字母哥實在全能得太可怕。

Los Angeles Lakers v Milwaukee Bucks

張貼在 籃球大長篇 | 標記 , , , , | 發表留言

勇士未醒才可怕

DNM6ldAUIAAzzTX.jpg

本來好好的一場比賽,結果變成醜陋不堪的摔角show,第二節餘下19.5秒,結果Draymond Green和Bradley Beal雙雙被逐,全場盡是噓聲。兩人又似相撲又似摔角的推撞,被逐毫不意外,意外是之後勇士好不容易靠Klay Thompson射入三分,而John Wall又即刻在30呎左右轟入一球,整個上半場,巫師的三分波是17中11,勇士是20中3,即是64.7% vs 15%,夠嚇人了吧。最神奇是勇士最後依然能反敗為勝,以120:117勝出。

以前的球隊很少用三分作為主要進攻武器,不是因為從前沒有出色的射手,而是考慮到整體命中率,當射不準時很易會一口氣輸快攻,所以多數是由內線發動,配合外圍進攻;整體的風潮於九十年代枰期、千禧年左右開始改變,更多出色後衛之餘,高佬也變得全能,開始不再在禁區搵食,於是不少球隊進攻配套上,把三分當成重要一環,可是始終不敢把三分當成頭號進攻武器。

DNMoiSoUQAArwN5.jpg

勇士是改變風潮的球隊,連Charles Barkley也大跌眼鏡,最後要向「跳射隊」認輸;因為勇士不止是射波,他們在Stephen Curry身邊,用行雲流水的走位,去補手氣不足時的問題,而且其防守經常被低估,就算身高或籃板輸蝕,仍能藉勤力的防守和壓迫取勝。而吸取了不敵騎士之敗後,有部署地引入Kevin Durant,讓球隊多了低位單打的選項,於緊要關頭多了一個全面的得分好手,而今季KD在防守上面的進步,可說是意料之外的驚喜,亦令球隊的整體實力更為完整。

可是球隊始終有兩大弱點:其一是Curry,進攻上極需要他的穿針引線,沒有了他,勇士每每變成太多單打獨鬥,正如火箭難以缺少James Harden;第二當然是Draymond Green,作為防守重心,以及球隊的司令塔,其重要程度甚至比Curry更難以取代。今日打完半場已缺少了D.Green,正好讓勇士醒過來。看上半場他們那種「唔準射到準」的心態,實在太過自大,球員間走位不多,大家都是用個人能力去比賽,而巫師剛好相反,大家多走幾步,有空才起手,結果才會有如此懸殊的三分命中率出現。值得一提是經過一輪「摔角」,結果Draymond Green的波衫又爛了!這也是短時間內的第三次,記得當年Ron Artest(即今日的Metta World Peace)在奧本山大亂鬥中與球迷激戰,最後那件溜馬波衫也只是變了「低胸背心」,沒有明顯破爛,看來一剔也要在球衣的質料上多花工夫了。

未命名

DNMfsPeVoAAngps.jpg

635516639740590128-inidc5-5kmlejud4p1d4bbp3g7-original.jpg

每逢有比賽,S.Curry都會在twitter寫上Lock in!不過Steve Kerr賽後也承認,"We’re not ready, we’re still not ready, we’re not locked in."可是一個好教練,就是讓方法助球隊化危為機。半場落後14分,全場最多落後18分,卡爾教練見到問題,不像騎士的Tyronn Lue般繼續用上最強人馬死衝,而是思考後備席上的新力軍,如何幫到一班正選。下半場,卡爾重用Omri Casspi和Kevon Looney,兩人的活力讓巫師無所適從,本來一直由三分線外進攻,變成不斷的走位和入楔,K.Looney全場射4中4得9分,O.Casspi更加全能,除了有8分,更有3個籃板、1封阻、1偷波和1助攻,卡爾直到臨完前幾分鐘,才收下他再派S.Curry上陣,這時全場掌聲不絕,最重要是S.Curry已養足力氣,接力再攻。當然了,KD關鍵時刻的出手,也是勇士反敗為勝的一大功臣。

勇士最後贏得驚險,正如卡爾教練所說,準備還未足夠,可是能夠在這種比賽用上球隊的第10、11人來作為反攻武器,真的令人佩服,可不要讓今日的一身衣着,低估了其智謀,講用兵的大膽和籌劃,卡爾肯定是聯盟最好的幾個教練。而湖人教練Luke Walton也有差不多的特質,在今日不敵速龍的比賽,就提早收起一班正選,因為他們不防守,懶走動,好的教練就應該如此,否則只會打死一班主力,也讓後備得不到足夠的訓練機會。

DNM0MvAVQAAwVNV.jpg

記得湖人在三連霸的最後一季,戰績僅為56勝26負,與前一季的67勝15負相去甚遠,一來是因球隊兩位正選Glen Rice和AC Green離隊,也因為整體的集中力明顯下降;有時運動是相當微妙的一樣東西,當你稍為鬆懈,或者不夠集中,本以為一定入的投籃,或者必定到手的抄截,結果就失手。所以三連霸之所以困難,就是因為戰術被睇通,自身的集中力下降,加上對手不會輕敵,自然越來越難打。經過幾季的激戰,要求勇士在十月就去到100%,其實不切實際,目前最重要是讓球員慢慢調整狀態,新兵融入,勇士可怕是球員未醒未集中,仍能連贏兩場看來近乎不可勝的比賽。

勇士近三季兩奪冠軍,就算加入了KD,球隊的戰術和球員的強弱之處,已經被其他29隊反覆研究多次,不似早兩季般所向披靡,加上心態上面未準備好,時有自大表現,所以季初跌撞,不令人意外。今日超級球隊盛行的日子,要無限量地比球星數目,根本無意思。難道四星又好過三星,最後豈不是要五星戰隊才可贏冠軍?卡爾也好,禾頓也好,好的教練自然會以戰養戰,令球員明白,也藉此養兵,當球隊有多達十人,甚至十二人都有可戰之力,而且能夠充份理解戰術,成為一個整體,才真正的叫成功;勇士的強大,就是如此,當然了,敵人的挑釁和弱點進攻,仍是勇士要留意的地方。上場浪花兄弟和KD齊齊發威而贏波,今仗就靠教練部署來反勝,未醒的勇士仍能三連勝,才是最可怕的地方,而卡爾賽後也再一次提醒子弟兵,是時候認真作賽了。“I was proud of the guys for fighting back and getting the win, but we literally forgot five plays coming out of timeouts.”

DNM0G9CX4AASHmG.jpg

 

張貼在 籃球大長篇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騎士又要賭多鋪?

 

22459401_10155864776903278_628166787357094328_o.jpg

隨住勇士贏得三年內第二座冠軍,2016-17球季也正式完結,我也把握時間,好好休息。雖然工作上仍有其他事忙,起碼不同寫長文,腦袋和手腕也能休息一下。可是今個夏天,卻是NBA迷最忙的一夏,超級巨星紛紛搬家,加上賽程提早開打,感覺上夏天未過,新球季又已開始,或者是氣候反常,十月還是熱得要命吧,因為從前NBA開打,應該就有秋意了。

季前,我認真考慮今季應否維持一周寫三篇的數量,不要誤會,並非因為收到讀者的訊息,叫我寫少一點字,其實那讀者也只是說,有時太長的文章沒有時間看,希望多就不同球賽寫短評。不過自己時間有限,每日大多只能看一至兩場;沒看的賽事,與其不痛不癢地寫幾句,倒不如就不寫。開ig,反而是分享有意義相片,那又是另一回事。寫所謂的千字文,很花時間,卻是樂在其中,此間有不少資深球迷,同樣睇波多年,就算意見相左,大家仍能心平氣和討論,這是最難得的地方,這幾年,我也學懂很多。有時我們都不免墮入速食世界的陷阱,看了一兩場波,就以為瞭如指掌,以專家自居,其實一季有82場常規賽,之後十幾場季後賽,在二月明星賽前,球隊戰績或狀態,都不宜說得太死。

至於今季的稿,希望大家容許我要多花時間在其他工作上,只能一周維持兩篇,「籃球大長篇」逢三、六和大家見面,或者待球季吃緊,才再抽時間寫更多,貴精不貴多嘛。

22540116_10155885876978278_606487894917704176_n.jpg

今季有兩個特色,第一,是傷兵多,第二,是Super Team多。關於第一點,眾說紛紜,未有結論,究竟是早開球季問題,還是球星們在暑假太多活動?不得而知,有時受傷只能是不幸,落地時踏過一步,就可能沒事;但我同意Derrick Rose的說法,聯盟對某些犯規執法不夠嚴,球員也就不怕而勇悍犯規。至於Super Team,由於不是自家培養出來,所以一定有兩個問題,一是因新兵到來而欠缺默契,二是換人時送走好手,卻因薪金上限而難以再簽有級數新兵,結果是支援角色或後備力量不足,打來威力減半。

今日騎士主場面對還未開齋的公牛,一開波就被打得喘不過氣,單是Robin Lopez和Lauri Markkanen的雙塔檔拆,已玩死騎士;第一節公牛攻入足足38分,當中包括5球三分,而新仔Lauri就射4中3。其實Tyronn Lue今場已作調動,把TT放回正選,讓他幫忙Kevin Love頂住R.Lopez,可是兩人腳步不夠快,也不適應對Pick & pop的防守,結果是Lauri在三分線外練波;上半場更有一球R.Lopez走快攻,去到籃下竟然無人防守,可見騎士的回防有幾慢。如非今場改打控衛的LeBron James大勇,首節未必只落後十分。

火狐截图_2017-10-25T06-25-58.176Z.png

騎士防守腳步慢已非今日之事,最慘是球隊進攻好的如Channing Frye、JR Smith和Kyle Korver,防守都差勁;至於防守悍將TT和Iman Shumpert,進攻又不成氣候,當中I.Shumpert最令人失望,以他的運動能力實在應有更好的進攻表現,可能在騎士的緩慢陣地戰下,他發揮的空間有限吧。球隊欠缺playmaker,一半是因為傷兵,包括Isaiah Thomas及Derrick Rose先後受傷,讓LBJ也要打控球,可是他的節奏近季更慢,就算防守不強,東岸尚可橫行,到西岸就難打,其實Jose Calderon也應該一試,今場一分鐘都不落,令人奇怪。至於同樣有不俗潛力的Cedi Osman,也同樣成了保守教練Lue的犧牲品。季初不用,季中更不用。

今場救回騎士的,不只是LBJ,更要靠兩位後備球員,一個是Jeff Green,一個是Dwyane Wade。閃電俠果然偉大,為了球隊也為了自己,甘心退居後備,而他的身份地位,既然獲LBJ及Lue的欽點,大可不必;但此舉高明,如Angre Iguodala當年為勇士甘心成為最佳第六人一樣,保留氣力用在關鍵時刻上,更加划算。騎士不比木狼,巨頭們年紀不輕,與其同時上陣,不如分段攻堅;但這要球員甘心,也要教練點化,絕對不易。在第二、三節,D.Wade打了約14分鐘,取得全場11分中的9分,也可幫忙控球,讓LBJ在第四節有力幾乎打足(打了11分鐘27秒),才能反敗為勝。不得不提是近年成為浪人的Jeff Green,這個小前鋒大大提昇了球隊的活力及得分力,其6呎9吋的身高,讓他不時殺到籃下取分,與Jae Crowder都一樣可用。至於打正選的JR Smith再次展示神經刀本色,全場射8中1得3分,有4個助攻卻也同時有4次失誤,或者赤裸上身上陣,他會打得好一點吧。

DM8uEVqWkAEN7Bf.jpg

 

公牛經過季初的打擊,失去兩員主力,反而讓新仔Lauri有機會發揮,攻入19分並拉下8個籃板,防守也很搏命。另一位叫人眼前一亮的是Kay Felder,上季還是騎士球員,季後與Richard Jefferson一起被送到鷹隊,之後也同被放棄,前者就加盟公牛,RJ則成為金塊一員。Kay Felder的活力其實正是騎士最需要的東西,可惜身高只得5呎9吋,令他不時被質疑能殆在NBA生存,就算其彈跳力是驚人的44吋,仍然不受騎士重視。結果今仗面對舊東家,K.Felder就在15分半鐘上陣時間內攻入13分,提供了不少火力,雖然公牛最後仍舊輸波,其表現仍然很不錯。

有趣的是,騎士近年籤運很不錯,由2003年以首籤挑選LBJ後,之後再三次抽得狀元籤,分別選了Kyrie Irving、Anthony Bennett及Andrew Wiggins,但三位狀元都已不在陣中,當中最失敗自然是2013年選上A.Bennett;近日Jason Lloyd的新書就爆料,指當年球隊的GM Chris Grant其實不想選他,反而想要Ben McLemore,不過在投票下以1對9票慘敗,結果被迫屈服。但又有傳媒爆料,指班主Dan Gilbert本來想揀Victor Oladipo,不過無論任何一個,成就都不算該屆最高,反而是較後的第10選C.J. McCollum、第10選的Steven Adams和第15選的字母哥會更好用。但話分兩頭,能否與LBJ並存又是另一問題,如果當初留下A.Wiggins,他也不必能打出在木狼時的表現。

不斷調整正選陣容,LBJ今仗卻要打上37分鐘,騎士目前又有另一個合適的對象出現:太陽的Eric Bledsoe。這位27歲的後衛進攻出色,防守也不錯,要是來到,當然可解燃眉之急,但其餘下兩年接近3,000萬的合約,卻是最大阻礙;而騎士也很可能要付出選秀權,才有望換到。理論上這是一次極高風險的賭博,單是Luxury tax已所費不菲,也等於半放棄Isaiah Thomas,可是E.Bledsoe的經理人正正就是Rich Paul,他既是LBJ經理人,也與他非常老友,其大本營更是在克里夫蘭。現時看來,Eric Bledsoe加盟金塊和公鹿機會較大,而我相信,LBJ會再一次發揮他的總管本領,努力爭取Dan Gilbert肯首,再賭一鋪。

eric-bledsoe-23c808ff85b4842a.jpg

張貼在 籃球大長篇 | 標記 , , , , | 5 則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