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Jump Slam Dunk 美好的九十年代

screenshot-r-cbs.mangafactory.jp-2018-04-17-19-00-47.png

IMG_9682.jpg

L1040117.JPG

沒有時光機,也不是Benjamin Button,動人時光任你多想回看,都只能存於腦海;所以我們費盡心思,找回那個年代的事物,當成進入回憶世界的魔法陣,短暫逃離現實。男人都是長不大的生物,永遠的少年不識愁滋味,所以更珍惜陪他們長大的一切。 當大部份人去旅行是為了美景、美食、甚至是美女,如果你的理由是一套漫畫,很可能被朋友笑你發神經,我卻沒有多理。上個月專程飛到東京(其實前後兩次),一心去看期待已久的《少年Jump》展覽,全因想再重溫《男兒當入樽》(Slam Dunk)帶來、畢生難忘的感動。

今次已是《少年Jump》的第二期展覽,這本日本著名的漫畫周刊,由1968創刊,翌年轉做雙周刊,連載過的名漫畫多不勝數,一直是漫畫迷的成長良伴。港人當然不會有機會看《少年Jump》,我們的體驗大多由「海豹叢書」而起,看老翻和奇怪的譯名長大,之後到信和買影印本,慢慢重視知識產權後,才等到《Exam》《天下少年》等漫畫周刊出現,各大熱門的單行本也如雨後春筍,當然了,大家的錢都不多,所以除了少數至愛是真金白銀買回來,更多是去租書屋付出幾蚊雞,帶回家看一晚,第二日又還書再借。

今次去到東京看展覽,主因當然是《男兒當入樽》。老友都知入樽和Beyond是我的左右護法,每隔幾天又重溫,比賽前會看,睡前也會看,Beyond的歌也是一樣,由卡式帶到CD機,由MD到MP3,不論用Android或iPhone,入面始終有齊全部歌曲,一個Beyond Select song list更是倒轉也識背,因為那是當年dub帶而成的永遠回憶。

說得遠了。入樽在1990年誕生,1996年完結,正好是籃球的盛世,不但有公牛隊征服全球,也有美國男籃在巴塞隆拿夢幻奪金,加上I’m Back的一句全球轟動,那時幾乎人人籃球,影響深遠,風氣比足球更盛。所以和飲九十年代奶水長大的一群人談起,幾乎都講得出幾個叱吒一時的名字,就是因為那幾年將籃球深深植入腦海。小弟也是其中一人,所以得知第二期展覽會有《入樽》,自然毫不猶豫,誓要重溫少年熱血。

L1040166

已非第一次到六本木展覽館,可是一路趕去,途中還是相當興奮緊張。叫成「男兒當入樽展」有點不準確,因為當中有其他的經典作品,九十年代三大巨頭的另外兩套漫畫,《龍珠》和《幽遊白書》也當然在列,如果你也是漫畫迷,那《熱鬥小馬》、《Jojo奇妙冒險》、《行運超人》、《鐵拳之道》,甚至是《不文泰山》等,都會極為熟悉。櫻木、悟空、幽助以外,Jojo鬥Dio是另一個高潮,世界停頓的一刻,不比入樽任何一幕遜色,要講那漫畫盛世,可能寫多幾萬字也不完,可是主角,始終都是湘北男兒!

在六本木站A出口出閘,快步走上地面,東京的夜晚還是很涼,一陣冷風吹來,心頭卻是極熱的。走了幾分鐘,就見到長長的扶手電梯,之後沿途都是宣傳海報;抵達時已是晚上,人不算多,買完門票就直上52樓。由於保密關係,展覽可供拍照的地方不多,包括門口的海報,中途的最高銷量巨型複製本等少數地方;而場地頗大,幾個展覽室以不同漫畫主題貫穿,中間有影片室,步出會場後則是紀念品專區。

入門後,先要等一下,然後步入播映室,頭炮就是《少年Jump》的第一王牌──《龍珠》,為了不影響大家的體驗,有何玄虛就不透露了,總之看完熱血上湧,待燈光重新亮起,走出房間,就是會場。《入樽》佔的地方當然不少,最矚目是一塊大展板,上面是湘北五虎的整層樓高的英姿,然後由1992年起,以漫畫原稿分別記下了每人最難忘的一幕,極具心思。

26758739_10155095239100933_3253757286997188074_o.jpg

打頭陣,是最多女球迷支持的流川楓。先是湘北對海南末段,在牧紳一前那記技驚四座的「二段入樽」。雖然挑戰仙道會更經典,但當年見到流川這一球,真是口也合不攏,太誇張!衝破海南後,對手當然換成全國第一的沢北,包括宣稱去美國時的笑容,以及壓過他的運球,全部都充滿感覺。雖然流川是全國最高的單打好手,我最想還是看到他最初和櫻木鬥氣的草稿。

slam dunk 1.jpg

第二個,是不少入樽迷至愛的三井壽,挑選的分別是9296年的經典畫面。「我想打籃球」跪在安西老師面前這一幕,事隔多年,仍深印腦海,說是經典中的經典,也不過份,理所當然入選,我在原稿前看了良久,想到是青春時的錯誤和懊悔,想到是不知天高地厚所闖的禍事,感觸良多。幸好人生總有補救機會,三井在對山王時重新扮演重要角色,「這種聲音會讓我醒過來,萬試萬靈。」那又是fans難忘的場景。

居中的當然是主角櫻木花道。主辦單位刻意用三次封波來貫穿櫻木的成長,先是最初和赤木單挑,那個彷如北斗之拳的「千手封波」,之後是對陵南爭出線的一幕,在赤木不敢犯規下,高高躍起以「本能」來阻擋魚住,最後自然不少得96年的關鍵情節,櫻木忍住腰痛,大力封走河田美紀男的射波。沒有這一球,也沒有最後一刻「左手只是輕輕的扶着!」以Dennis Rodman為藍本,井上很喜歡那張俯看櫻木壓過野邊將廣搶籃板的圖,也在展覽之列;經典,就是不用翻看,腦海自然連串浮現,只恨空間太少,而想看的實在太多。

screenshot-tw.manhuagui.com-2018-04-17-23-15-49.png

第四個,終於到湘北的突攻隊長宮城良田。由大叫自己是「神奈川第一控衛」,到安西老師之後溫言鼓勵,給予他突攻隊隊長的信心,從而迎戰全國最強PG深津一成,並在全場壓迫中突圍而出。對個子不高的籃球員來說,想必記得宮城在場上的切入如何犀利,也會明白何謂有信心未必會贏,無信心一定會輸。切入,正是小個子球員在場上的武器,我最喜歡宮城的眼神,電光火石之間仍見到無比信心,井上老師的功力盡現。

最後一個出場,就是湘北隊長「大猩猩」赤木剛憲。無論是對海南時的忍痛入樽,或者明白就算自己打得不好,「湘北也是不會輸的」;或者最後終於有勇氣挑戰河田雅史,都如櫻木一樣,見到這個起初會渾身發抖的隊長,慢慢變成最可靠的男子漢。當然了,最難忘一定是湘北擊敗陵南後,櫻木叫他前去列隊,淚流不止的感人場面。這幕回應了對海南落敗後,櫻木犯錯自責而痛哭,首尾呼應,更見心思。



五位主將,一氣呵成,我戀戀不去,行了又停,停了又行,既看原稿的筆法,也回想起那幾年間看漫畫時的成長經歷;有在籃球場與朋友一起看,也有躲在被窩中重溫,看完周刊的連載,再看單行本又是另一滋味。迷你版、自由人版和天下完全版,盛載了筆墨難以形容的青春點滴。會場很嚴謹,拍照不准,連我用紙筆記下情節,也不准,原來不准用原子筆,要用鉛筆才行,可能是怕有人塗花原稿吧。我見到有人速龍素描,但如我般抄寫筆記的就不多,用心欣賞,不覺就幾個小時,那就是入樽的魔力。

若時間許可,大家可挑閒日才去,因為朋友周日入場,這幾張原畫前擠得水洩不通,根本難以走近!也因為太受歡迎,最近去的朋友表示,很多入樽的精品都已售罄,距離展期完結還有差不多兩個月(至17/06),有興趣的朋友還是快快動身。慶幸我是最早去的一批,除了必買的海報、砌圖和一套五款的入樽公仔,明信片、郵票和複製原稿和虛擬入場券也有入手。大家不要嫌重,我推介一定要買公式圖錄,入面有齊全部原稿,並有展覽詳情和作家訪問,可說是展覽的精華,不過大家要有心理準備,記緊準備銀彈,以免望門興歎。

IMG_9574IMG_9569IMG_9568

img_9575.jpg


看完原稿,就是另一個「感動位」──以影片形式,重溫「山王戰 47.5秒之奇蹟」。就算看過千萬次也好,當燈光熄滅,後方傳來入樽主題曲,自然投入其中,當那幾十秒完結,如我一樣眼泛淚光的fans,為數不少。我駐足看了幾遍,不止是「好想打籃球」,而是恨不得立即坐下,由頭再看一次《入樽》,把每個名場面重溫,像回到租書時的急不及待,像在信和等漫畫開箱的心急如焚。回到香港的晚上,我又再重看一次,無數次給我勇氣的漫畫,仍是一樣地令我感動。

1995年,少年Jump創下653萬本的最高銷售紀錄,以當時200日元一本計,這一期就為集英社帶來逾13億日元,何其誇張。集英社也提供了不少有趣數字,如將此期逐本排列,達到1,678公里,而當時估計15歲以下讀者有2,000萬人,即此年齡層的三分一。會場也有播放井上雄彥老師的訪問影片,他談到今日回望少年Jump,就好似回顧自己的童年,也緬懷那個「走到那處也有漫畫發售的日子。」聽到此處,我想到日本尚有便利店發售少年Jump,可是在香港要買漫畫,卻越來越難,在港島區,好似只餘下一間漫畫店,加上報檔也越來越少,唇齒相依,漫畫勢難再有九十年代光輝。

IMG_9559

看完展覽,腦下的會場設有少年Jump重溫專區,入面有近20年的周刊供借晚,我終於有機會看到那大結局的封面,湘北五虎永遠不變的年輕,與青春連結在一起,腦海浮現了Winning Eleving 20周年的廣告,廣告中的主角乘的士變成回到過去,再次與大學老友四人一起打Winning;屋內陳設一絲不苟,有舊波衫、有舊Mac,也有舊漫如《我們的足球場》(另一經典),射12碼時掩住控制器的一幕,更是資深玩家的集體回憶。專區之內,大多是上班族,看他們一身畢挺西裝,卻低頭翻閱漫畫,感覺有點錯配,卻又出奇美麗,我看完大結局的一期,身後的中年男子連隨伸手接過,不用言語,眼神交流就知大家都「喜歡打籃球!」

19901996年,這六年間代表了香港人最美好的幾年;那時也是「實體」的高峰,聽歌用CD、對打要用分插、漫畫書大家傳閱,至於看籃球,當然不可能是League Pass。在沒有互聯網,科技落後,直播不多的日子,大家都是「佛系球迷」,沒直播,沒有Link、沒可能去美國睇波,緣份到了,自然有得睇──那是一星期一次的《NBA地帶》,季後賽總決賽才有的明珠台直播,我們都會全部錄低。其他時間?買《Jumpshoot》、《Rock》和《NBA Club》,看《南華早報》的Box Score來望梅止渴。沒有錢的年代,也沒有資訊,有錢的同學買了對AJ 8回校,大家爭相要他脫下來試穿,穿不下的摸摸也好。錄好的比賽影帶大家交換來看,看得帶子滿佈雪花,還是捨不得丟掉,直到有天你搬屋時再找出來,才發現早已發霉。

實體的好處,是分享過程中有人與人間的緊密關係。和老友一起逃學看明星賽,邊睇邊口沫橫飛;放學不練波不補課,齊齊回家睇NBA錄影帶或打機,然後,一大班男生當中,總是不知誰會神神秘秘拿出一餅錄影帶,然後,你懂的……若你二十年前行過大圍隆亨邨足球場,忽然有餅錄影帶從天而降,不要問我,誰叫老友的爸爸提早回家呢。



互聯網的興起,光纖帶來的方便,顛覆了整個地球。上網是第一次革命,手機是第二次革命,而VR,很可能是第三次革命;對打機的朋友來說,感受最深。我和朋友一直都喜歡玩FPS game,當年家中上網很慢,56K要上網就打不了電話,所以為了打Rainbow Six,大家都在網吧不歸。有時對手躲在不知何處cam死,死過幾次後,乾脆跑到其電腦前,看看他躲在那處!這算是過渡階段,介乎上網與實體之間;再過十年,大家都不用出去了,在家中已能挑戰世界各地玩家。我和朋友仍會玩COD,大家戴上耳機,不斷講笑,在外國的也能用remote一起玩,感覺卻是似近還遠,比起大家坐在一個房間,看到彼此喜怒哀樂,畢竟大不相同。由PC Engine的五人賽車到PS年代的Winning Eleven,之後的NBA Live和Fifa,始終都是喜歡一班朋友坐定定齊齊玩。

九十年代是最美好的年代,在虛擬現實來到前,一切都觸摸得到,看電影要到電影院,「香港電影」不用懷疑,還是東南亞的No.1;聽歌沒有串流,四大天王叫人着迷,數得出的廣東歌都在卡啦OK中唱過,買CD有各種精美包裝,買碟送畫冊,然後你又會將喜愛歌曲的歌詞再抄幾遍;買Game要落鋪,連save都要,因為打機要抄save!那是用各種apps和軟件替代不到的。那些年,放學在龍城買漫畫,然後去聯合廣場買啪鈕褲,在後巷交換籃球卡。沒錢但想睇《Jordan’s Playground》,結果在信和買了餅老翻,然後又借給了朋友,朋友又借給朋友,最後變了一餅粉紅色的村上麗奈影帶。你不知她是誰?哈哈哈!少年,你太年輕了。當然不少得九十年代等人的最佳地點:機鋪。「四蚊一鋪街機亂咁打打打凹左。」那是另一個令人回味的地方,比起今日打街霸可以在網上挑戰世界強手,我更懷念在長江睇一個下午,然後終於等到自己也可以跳上大舞台。兩蚊一鋪街霸起初很貴,但交了學費後,終於兩蚊由天光打到天黑;在大家都很窮的年代,五毫子一鋪機街,到一蚊,到兩蚊甚至四蚊,九十年代是經濟未起飛前的一個共同體,體驗了無錢都可以很快樂。沒錢買,可以租,租遊戲機一齊打,又是另一種快樂體驗。

最懷念還是九十年代打開電視,是未變質的電視台,大台的劇集當然好睇(如現在深夜重播的《刑事偵緝檔案》),亞視更加精采,言論自由下甚麼都「今夜不設防」,深夜的動畫更是令人着迷,《入樽》雖不如漫畫,仍然要追,更好睇是踩界的「亂馬1/2」,大膽的鏡頭起碼在沒有「道德撚」聲討下近乎無刪剪,其他出色動畫數之不盡;而港產片盛世下,看到無數的新舊演員在水銀燈下演出,而且題材多樣,講粗口會食煙有黑社會有仇殺有揭秘有鬼片有神怪亂打,全都有血有肉。



世代交替,時光長河不可逆轉,虛擬之風大盛,手機成最佳娛樂,人與人間的溝通,逐步被虛擬高牆隔阻;剛看完《Ready Plyer One》,入面的Oasis令我想起當年第一次玩The Sims,逐步發展虛擬人生。今日大家都有無數虛擬身份,在NBA 2K和隊友組隊是分身,以各種社交軟件溝通又是另一分身,究竟我在和誰溝通?Parzival在戲中也有這樣的迷惘,幾年後,可能連落街打籃球,都可以用VR取代,一身大汗贏得勝利,想和朋友擊掌才記起只是逼真的hologram!當年大家帶《入樽》落街,跟隊時一齊睇漫畫,然後討論上星期的比賽,你扮Penny,我是Grant Hill,一切片段都記得牢牢;今日NBA比賽唾手可得,可是要你數出精采鏡頭,想了好一會,還是啞了,就如那餅粉紅色的影帶,早已消失在年月黑洞。

少年Jump之旅,我一共去了兩次,第二次是和一班同樣稱得上是「毒佬」的朋友一齊去,過程中不止是重溫《入樽》等經典漫畫,而是坐在長堤,享受少年時代種種回憶的思潮拍岸,記得有晚在居酒屋吹水整個晚上,不勝唏噓;也在長河當中,回想那時年方十八,在繁榮中憧憬美好將來,一呼一吸都是自由的味道,不知大限將至。1990年曾有套電影叫《新半斤八兩》,主題曲是許冠傑所唱,名為《話知你97》,當中有段歌詞如下:

「未有耐到97

拿起枝筆數吓二千零廿八日(使乜急)

我話知你97

其實香港適應力強未嚇窒
斷估或者到咗97

繁榮盛世 度度有金執」

screenshot-twitter-com-2018-04-17-19-07-37.png

曾經,1997的確是無限遙遠,當時有人悲觀遠走他方,也有很多認為回歸後黃金處處,香港會成為真正的樂土。對最叻搵錢的香港人來說,不知享受了21年的「回歸繁榮」後,有何感覺?香港是真的比當日更富裕了,今日隨便走下樓都是名店,都是商場,伴隨而來是隨便一間都要千萬的住宅,那便是擁抱繁華的代價。或者不用多久,我們會像《Ready Plyer One》的主角,在虛擬找到快樂,忘了現實有多逼人,身處80呎的套房放到VR套裝就已足夠。

九十年代的一切是那麼真實,那麼美好,伸手可及,一套漫畫、一首歌曲、一本小說,每句對白,都記載了香港人的光輝歲月,是單單「香港」兩字,就令我們驕傲的日子;就如胡士托音樂節,不止是一個傳說,而是活過那個年代的集體回憶。井上雄彥在訪問中說,當年的《少年Jump》漫畫迷和一眾作家,都是能夠推上653萬冊銷量的原因,那是共同經過的時空,永遠不能被取代,將來就算再虛擬出來,在圖書館中重溫所有片段,世界,已是永遠的不一樣。我們同樣經歷過香港輝煌燦爛的年代,正如當年有份參加少年Jump創作的作者,付出金錢購買的讀者一樣,是永遠不可能被取代的體驗,可是我對未來仍有盼望。井上老師既然有動力再推出修訂版,讓新一代重溫由籃球帶來最純粹的感動,那香港人,也不應放棄希望。

重溫入樽,我沒有忘記初衷,那時天真相信只要努力,湘北也可以擊敗山王,今日人到中年,仍舊不改;始終不願放棄戰鬥,因為留下來的,正是真心相信自己能稱霸全國的人吧。

screenshot-tw.manhuagui.com-2018-04-17-23-40-43.png

About 仙道彬

籃球人,籃球專欄作家。
本篇發表於 籃球大長篇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